【不要親吻只要愛 - 允在 鄭允浩×金在中】



  -30-




  之後經過了一年多,和在中正式同居的生活相當愉快美好,每天都充滿歡笑,雖然偶爾會為了些芝麻蒜皮的小事鬥嘴,但作為調劑反而是幸福的點綴。


  智律也很適應多了幾位家人的感覺,常常吵著要去爺爺奶奶家玩,就如同聽說的那樣,岳父真的是非常寵孩子的人,對在中也就罷了,他疼智律的方式幾乎視如己出,害我最近的煩惱是兒子出去住一個週末宛如野放,帶回家總是特別難管教。所幸智律漸漸懂事,倒也蠻聽在中的話能夠溝通,我便任由他隨心所欲的成長,不強制他要照我所訂定的規則去做。


  「所以現在每個週末,智律都會去你岳父岳母家住兩天?難怪我好久沒接到智律要我去你家陪他打遊戲的電話。」坐在辦公椅上,昌珉這才恍然大悟,「智律那小子有了新歡就忘了舊愛,想當初我去你家玩準備離開他都哭著捨不得我走,現在根本忘記我的存在了。」


  「我以為智律不煩你,你會樂得輕鬆呢。」我說。

Mi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不要親吻只要愛 - 允在 鄭允浩×金在中】



  -29-




  距離上一回到在中家拜訪已經是高中時候的事了。


  這日的天氣十分晴朗,如同記憶裡的那樣,前往他家的上坡路還是那麼陡,所幸現在的我早已不是單車代步的少年,發動汽車的引擎便輕鬆上山。


  智律興致勃勃地下了車,還沒搞清楚是哪戶人家就對著屋子叫喊,「在中叔叔!智律來接你了!」


  「智律等等,不是那裡啦,隔壁才是。」我連忙上前拖著兒子到正確的門口。


  大概是嗓門的穿透力強,我們還沒來得及按響門鈴就有人率先來應門了,正是金先生。

Mi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不要親吻只要愛 - 允在 鄭允浩×金在中】



  -28-




  「在中他……是我和妻子好不容易才有的孩子。」金先生突然開口說話了。

  我有些反應不過來,愣了好一會兒才意識到他率先釋出的善意。


  「所以一直以來我們都非常疼愛他,也十分縱容他,他是個好孩子,既聽話又乖巧,從小時候起比起他媽媽,在中似乎更愛黏著我,偶爾童言童語會說長大後想和和爸爸一樣的人結婚,雖然自己兒子講這種話心情很微妙,但我還是覺得他可愛……完全沒料想到,他會喜歡上一個與我一樣性別的對象。你曉得我得知時感到多震驚,這根本太過荒唐!」臉色有些蒼白,帶了幾分無奈,金先生侃侃而談。


  我嚥了嚥口水,「您很早就察覺到了嗎?」


Mi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不要親吻只要愛 - 允在 鄭允浩×金在中】

   

 

  -27-

 

  

 

 

  從動物園返家的路上,我稍微繞了點路先送智律的同學回去,就已經將近晚上八點鐘了,雖然下午茶時段才吃過東西,但智律從來不是耐得住餓的孩子,等不及我開車到餐館門口就望著車窗外的速食店哀號。

  

  「好想吃炸雞喔,智律好餓。」他仗著只坐他一個幾乎是半躺著的攤在後座,腳還時不時踩在前方的椅背,開啟完全聽不懂人話的欠揍模式。

  

  「鄭智律坐好,你再吵爸爸要生氣了。」我緊握著方向盤忍不住藉由後照鏡使了眼色。

  

  在中見我在駕駛座上是禁不起吵鬧的司機,再加上我的口氣並不是單純制止孩子,而是可能狠狠修理他一頓的表情態度,他急忙笑著緩頰,「允浩,不然我們今天就吃炸雞吧!我記得前面右轉有一家還不錯的炸雞店,我也很久沒吃了有點嘴饞。」

  

  他拍拍肚子笑得天真無邪。

  

  輕輕瞥了他,我不由得按照他的指示右轉。由於附近似乎沒有能夠臨停的地方,所以四周轉了一下終究沒能進到炸雞店。

  

  「這裡好像不方便停車的樣子,乾脆我下去買好了。允浩你在附近繞繞,等我聯絡你再過來。」在中自動解了安全帶下車。

  

  智律見狀也從後座開了車門,「我要跟你一起去。」

  

  我還尚未反應過來,智律就逕自下了車牽著在中的手要去炸雞店,似乎有些受寵若驚的在中嘴角不自覺勾勒出上揚的弧度顯得格外溫柔,不知怎麼地在我看起來竟小小的吃醋,很不是滋味。

  

  無奈地邊在路口等紅綠燈,一面目送他倆過馬路的同時,我遠遠就注意到在中些微不穩的步伐,才感覺到怪異還未能眨眼細看的下一秒,他竟瞬間倒了下去。

Mi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要親吻只要愛 - 允在 鄭允浩×金在中】

   

 

  -26-

 

  

 

  送了在中和智律以及智律的同學金美麗到動物園大門口以後,我直接前往工地現場繼續近期全神貫注的大樓建案,但天公並不作美,才放晴不到半晌又開始下起雨,雖然目前還只是毛毛細雨並無大礙,但停了又下、下了又停實在讓人備感困擾,尤其雨越下越粗,天色也越來越暗,為了安全起見不得不在午休過後暫且工程停擺。

  

  回到車上打算小作休憩的我不經意地發現智律遺落在後座的畫圖簿,記得在中告訴我智律是為了做學校作業才不得不千里迢迢跑去動物園寫生,但最為重要的工具卻沒帶在身上,豈不等於白跑一趟了嗎?果然是我兒子,丟三落四的個性百分之百的遺傳了。

  

  於是和他們說完再見還不到幾個鐘頭,我又駛車折返回動物園,路途中也與在中聯繫上。

  

  「我就快到了,再一個紅綠燈。」

  

  『你要過來嗎?因為下雨的緣故很多動物都沒出來,智律他們很失望呢。我現在帶他們到設置在館內的園區,距離大門口有點遠可能會讓你等。』

  

  「沒關係,我買票入場去找你們。反正下午沒要施工,我離開現場也無所謂。」

  

  『那我們找個地方會合吧,企鵝館旁邊的鐘塔?』

  

  「好,我準備進停車場了,先掛電話。」

  

  依然灰濛濛的天氣,我打開車上長期放置的預備用傘按照地圖看板的標示前往在中指定的地點。

  

  距離目標越來越近,我環視著四周有種莫名熟悉的感覺,眼前的一草一木及景色,尤其是座落在廣場中央的鐘塔,讓記憶逐漸從我的腦袋裡清晰浮現。

  

  不能肯定確切的時間,但當時的我和在中都穿著校服,揹著背包拎著簡單的畫具在動物園裡走走看看,我覺得無聊就逕自找了個空著的長椅坐下,拿起鉛筆在素描簿上作畫打算隨意交差了事。

Mi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